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二七章 白矖醉酒,金蝉子盗令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白矖一见江流儿,眼眉中顿放光彩:“金蝉子,你如何会在此地?”

    原是江流儿心想花果山乃是自己祸事,这便追了出来寻猴子一起借粮,没想到正遇到白矖童子。

    “唉,小爷我落难才至于此!”江流儿一声叹息,驾云过来,上下打量着白矖,“我说你这丫头,怎得过了如此年久,都没未发育一般?”

    白矖是谁?她乃是女娲娘娘座下童子,便是昊天见她,都少不得稽首,呼唤一声师兄,哪有似江流儿这般言语!四海龙君一见江流儿如此,背后皆生出一层冷汗,心道完了,完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想如此,白矖却是面上一红,跺脚嗔怒道:“金蝉子!再敢胡说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江流儿哈哈大笑,白矖见状这便追上去打,两人顿时扭做一团,莫说四海龙君看得瞠目结舌,孙悟空更是目瞪口呆,这……这还是方才与自己交战白矖么!

    待白矖与江流儿打闹完毕,却已是日上三竿,四海龙君早已准备好了酒食,只是席位之间,四海龙君与孙悟空皆似外人一般,哪有两人这般亲热。

    席间江流儿总说花果山甚好,白矖自也乐得听他吹嘘,两人说着说着,那白矖脑中便是一热,拉起江流儿便往花果山去。

    见是这般,四海龙君自不敢拦,只是可怜孙悟空,缚妖索解开不得,还得哀求四海龙君赠送粮草。

    花果山中,经过江流儿一夜火烧,如何还有往西风景可言,白矖看得一眼,便不由皱起眉头:“这……你邀我前来,便为看着荒山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江流儿嘿嘿一笑,“都怪小爷一不小心,将这花果山烧了一些,你看那猴子对我诸多怪罪,本小爷也不好言语,幸好今日遇到妹妹,你且施展一些神通,将这山脉恢复如常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管!此事我可管不了!”白矖摆手道,“便知晓,你这秃驴没有这般好心!”

    江流儿忙摆出一副殷勤模样:“好妹妹,好妹妹,你需得帮我才是,若不然……我可将当年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江流儿话未说完,便被白矖捂住嘴巴:“你这秃驴,莫要胡乱言语,我帮你便是,我帮你便是!”

    “若非娘娘九天玉露,怕是真被你这秃驴拦住!”白矖一面道,一面从袖中拿出一小玉瓶,倒置一下,便落得数道华彩,正见得一滴雨露落下,凭空得化作千万之多,纷纷扬扬洒在花果山上。

    九天玉露一落,那烧焦的草儿、花儿瞬间恢复生机,便是那枯朽、烧透的老木,也在顷刻之间,恢复年轻模样,花果山众猴儿看得神异,纷纷从水帘洞出来,往山林中去。

    江流儿看得大喜:“妙哉,妙哉!有了此物,这花果山成了仙地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白矖得意道,“这九天玉露可是娘娘从九天息壤中取得,此种蕴含神奇,自可化凡为仙,化腐朽作神奇!”

    江流儿心道,这九天玉露果真好东西,这便张开手来:“妹妹,你将那玉瓶借给我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切!你这厮不知又生得如何歪点子,信你才有怪了!”白矖白了江流儿一眼,“你不是说花果山有洞天福地,天下琼浆么,到底在何处啊?”

    怕得便是你不喝酒!江流儿大喜,忙邀了白矖下去,往水帘洞中去:“悟能、大长虫、狮子狗、青儿,快来快来,出来接客了!”

    这外号,自从昨夜江流儿便叫,蛟魔王、狮驼王虽是不愿,可因为九蝉衣缘故,众人怎可拿他如何。

    昨夜那火,众人都曾见得,便是蛟魔王如何修为,都奈何不得那火,今日却完全凭借一滴玉露起了生机,是以众人对白矖自然高看一眼,江流儿又道:“此乃圣人女娲娘娘关门弟子,尔等可要好生侍候,莫要失了机遇!”

    蛟魔王、狮驼王二人听得骇然,心道如何人人都与圣人扯上关系,可便得如此,两人也是不敢怠慢,忙呼唤小妖送上酒菜。

    花果山酒菜,虽非珍馐美味,却贵在自然,方才那新生的甘草,点露的果子,以及山间泉水酿的酒水,外加鱼汤、鸡肉,自然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白矖在娲皇宫,见识得天下珍奇自然不少,可这山中野味,却是甚为少见,一见这菜品,先是皱眉,尔后拿起筷子,只尝上一口,便得胃口大开,如何也肯放下筷子!

    江流儿眉角一转:“你等愣着作甚!还不快快给给仙姑敬酒!”

    管他眼前的小儿是不是仙姑,反正与圣人有这联系,江流儿便说姑奶,蛟魔王与狮驼王也是深信不疑,两人举杯,这便敬上前去。

    白矖眼中只有鲜菜,也不与他二人啰嗦,只听有人敬酒,便扬起酒杯来喝,江流儿心下大喜,一面使眼色令猪八戒、弱水纷纷敬酒,待到稍后,便是还我河山四猴与七十二洞妖王,也都前来敬起酒来。

    白矖虽是得道高仙,可见得如此美味在前,早将那防身法、散酒术忘在了一边,只管杯盏交集,哪还顾得了旁处。

    江流儿看时机差得不多,便问道:“妹妹,女娲娘娘遣你下界,你便把那长生令都送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是啊……”白矖早已喝得昏昏沉沉,手摸着袖口,“哦……哦,若非去乌巢师伯那里,怕……怕是早就完了,还……还有一处未去,便……是东地药师琉璃光佛那里。”

    江流儿心下一喜:“说来哥哥也甚是好奇,那令牌生得如何模样,可能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白矖一摆手,慌忙捂住袖口:“怎能!这长生令可是娘娘托付予我之物,怎能给……给你来看!”

    江流儿一见白矖如此,自然知道长生令在他袖口之中,这便嘿嘿一笑,又给他倒上酒水:“不看便不看罢了,对了,那长生界在何处啊?我可是去得?”

    “长……长生界啊……长生界乃在三十三天之外,要去那处……可……可得承担不少风险咧!”白矖道,“不过……我还真可告诉你……若……若你也能上得三十三去,也……也可在界外听讲,如此……如此也算不小的福缘……”

 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