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7章 大结局!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紫英王府一朝败落下来,男女均被抓入天牢,往日有多么的鲜花着锦,如今便有多么的萧索。

    天牢里阴暗潮湿,蛇虫鼠蚁滑动,男女被分开,女眷早就被这仗势吓得不行,进了天牢就忍不住害怕得嘤嘤哭泣。三个两个抱成一团,似是这样就能让她们心里多了几分安稳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老太太沉声喝了一声,眼皮耸搭着,脸上层层叠叠的皱纹,她看起来已经很老了,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行将木就的枯萎之感。可是,即使如此,在这昏暗的天牢里,她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平静,那么冷静,赵家的人看见她心里就忍不住一定。

    相较于紫英王,她才更像是赵家的支柱。

    “娘!”抄家之时,身上不能带什么东西,因此头上的钗环都被去掉了,赵李氏面色也是很平静,似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“旭哥儿和寿哥儿还小,天牢里如此阴暗潮湿,我怕他们会受不住。”特别是寿哥儿,原本就是早产,好不容易养住了,那也是精细着养的,身体本就孱弱。

    老太太目光落在两个被吓得惶惶缩在母亲怀里的孩子,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来。

    “让这天牢里的小卒帮忙买些厚实的棉被进来吧。”布包里是几样做工精致的簪子步摇,还有好几个赤金绿宝石戒面的戒子。

    赵李氏微微一笑,穿着雪白色的缎子褙子,面上不见慌乱,也从怀里拿出一个手帕来,她身边的几个丫头见状也一一从怀里各自拿出东西来。

    钗环,戒子,耳坠字,金银裸子,竟是好大一堆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她的脸,忍不住叹道:“是我赵家负你!”

    赵李氏目光飘飘,冷静的道:“这是我自己做的孽,自己就该受着。”

    她经常会想起那一晚,那个女人所住的楼阁被一把火烧灭,她坐在床上,抱着被子,整个人还是不住地打着颤。

    她夺走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,即使念再多的佛,也抵不去她浑身的罪孽,满手的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,天牢深处。

    赵硕换上囚服坐在冰冷只铺了薄薄一层被褥的床上,到了今日,除了心里有一丝惶恐之外,他心里,更多的却是一种尘埃落定的安稳——这把一直悬在自己头顶的利剑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桃花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那一夜,荀二爷问他如果在赵家与桃花之间,他会选择谁。想到这,他突然觉得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是我负你良多!”

    他选择了赵家,这么大一家子,他的母亲,妹妹,兄弟,祖母,还有妻儿等等,他怎么能狠得下心因为一己之私而舍弃他们?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他负了她,她也在自己心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,那么深,每次碰到都让他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若是有下辈子,我一定会更自私一点的。

    到了开春,守在边关的紫英王终于被押解回京,与他一道的,还有他最心爱的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紫英王是个很英俊的人,即使三十多的年纪,仍是凛凛之威,五官端正,鬓若刀裁,眼若秋月。他长得,比赵硕还要俊郎。

    赵硕目光从他们二人身上淡淡的瞥过,没带任何情绪。其他几个兄弟向来以他这个

    大哥马首是瞻,即使心里愤愤,也没多说,多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几个,是不是怨我?”

    如此平静的过了几日,一日,紫英王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赵硕眉目不动。道:“没什么好怨的,这一日,终归是会到来的!我与母亲,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紫英王放在膝上的手微微一动,眼里闪过一张笑靥如花的脸,分明是规矩最好的李家,可是她却向来不受规矩,自己一旦不合她的心意,她便会让他滚去睡书房,要自己哄好久才会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母亲,她还好吗?”

    赵硕冷声道:“你还关心她吗?你的心里,不是只有那个舞姬吗?”他永远都记得,自家母亲温柔如水的脸在那之后,再也没有浮出真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